如果臺北真的有一家傷心咖啡店....

 

我想我會在那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,跌撞闖入你的世界。

 

渾身溼透的我,像一朵枯萎的花蕊,以最落魄的姿勢,卻換取了一個你的懷抱。

 

記憶中的我....從未被一雙大手溫暖過,也從未被一雙眼睛依戀過。

我也自然喪失了撒嬌的權利。

撒嬌,是需要有人觀看的。

 

 

未被人觀看的我失去了依賴。

於是我的臉學會了波瀾不驚。

或者說,學會怎樣不与心情同步。

 

所以,好笑的說,現在的我正在努力學會怎樣正常表達。好難.....好難,正常好難呢。:)

 

 

臺北真的有一家傷心咖啡店嗎?

那它一定是海洋的藍色,躲在夜晚的深處。

很藍很藍,藍到刺眼,藍到迷離,藍到仰頭看的時候菸酒微微眯起來......

那是水底一座年代幽遠的宮殿,人們像五彩斑斕的魚兒穿梭游動,一群一群,卻是徹底的孤單。

 

 

就像臺北,

臺北很熱鬧,很孤單。IMG_1389.jpg

 

我們一個一個,都是美麗世界的孤兒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湯旭~mimiliang

mimili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green
  • 我想所謂的傷心咖啡店並不是一家店
    而是每一個人短暫停留擺放自己傷心的地方

    而且剛好賣咖啡(笑)
  • 芷声
  • 好久好久没有留过言了。
    可是一直在关注你。
    终于有时间真的静下来给你留点字。

    小MI、你越变越美好了。
    淡定、从容已经不单单能够覆盖你所具有的质素。
  • 欒樹
  • 咖啡屋,心情二則

    不能喝咖啡,因為心悸;不能唱歌,因為沒有歌喉...其實是沒有心。

    <其一>
    分離後的凌晨,選個不打烊的吧台,點杯藍山。
    她說那是她最喜愛的味道,屬於他的味道,在我身上永遠找不著~
    天亮之後,把冷掉的咖啡原封不動留給Coffee Angel.
    是她想要的,也是我不願拘束的,通通還給她~
    不適合咖啡,還予自己簡單pure的淨,屬於開水的純。
    春天過後,聽說她離開他,聽說她想念只喝開水的男人。
    一切於我都是聽說...


    <其二>
    他約我在有著地中海藍的牆白、窗藍的咖啡屋見面,說要聊聊她。
    進門就看見坐在一角的她,背對門的他即使沒看到,也應知道我的來到。
    守約、守時是所擅長的,無論對誰。
    選在有點遠的吧台落腳,Angel送上預訂的coffee,是曼特寧。
    明白他的目的,知道她會猶豫,那卻不是我願意看到的,所以...
    把贈予的咖啡繼續留給Coffee Angel.
    在雨後陽光露臉的時候推開門,帶著微笑離開,是我非常樂意做的事。
    那年秋天,她和他在南方的島國結婚,我的祝福沒有遲到。
    記得嗎?我一向守約、守時。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不能喝咖啡,因為心悸;聽妳的歌,一切悸動都靜下來了。

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